他轻轻抬手,他的血,从手间流下,慢慢没过长长的画卷,将那个完美、祥和的世界,浸沐在血色里。我松了一口气,感到在我心灵也松弛下来。

来源:637722.cn 扬州晚报 2020-5-28

“只缺少最后一步。你知道吗?世上只有两位半神了一个是你还有一个就是我。”

“再杀掉这我们我的理想就会完成。”

他凝视着烬。

“你愿意帮我完成这个理想吗?你看这个世界是多美……”

我道:“我既是人又是机器怎会不知你的想法。”
它冷冷道:“你给自我估计过高了。”一道电光从它双眼射出闪电般打向“我”身上林迪博士幻影般消失金发女郎一愕间另一道电光直击它背后上金发女郎十多万斤的身体凌空抛起重重跌落地上一时天摇地动。
它在地上呻吟道:“没有可能的发出能量前我清楚感觉到你在那里。”
我道:“你没有错但是你发电的一刹那我已躲进超力场里只留下了一个做靶的幻影。”
它叫道:“但你怎能知道我什么时候发出攻击能量。”
我道:“我是机器与人合成史无前例的产品既有机器的精密也有人类的灵觉所以能探知你每一个思想。”
它冷冷道:“那是没用的你不能杀死我当我力量回复时便是你们的末日。”
我哂道:“没有机会了我们虽杀你不死但却可将你放逐利用力场将你送到最奇异的时空里假设你能幸存不死再思索回来寻仇的方法吧再见了朋友。”
一道亮光笼罩在它身上不一会它便消失不见。
艺术品收藏网 http://www.bnry88.com